没有搜索到相关内容,推荐阅读以下内容

  • 自述:走过我生命的三个男人
     姓名:马小菲 年龄:36岁 职业:私企老板   第一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因为自卑而离去   我于1996年初来深圳,经过这10年来的风风雨雨,我的皱纹和五官算是成熟了,但我对深圳的爱情却越来越陌生和琢磨不透。   我并不是一个特别保守和不解风情的女人,我的文化、外貌和经济状况也绝对算得上中等水平。但在深圳10年,我竟然到现在还找不到归宿。我先后跟3个男人有过同居的经历,但最后都友好而痛苦地分了手。我搞不懂,究竟我在哪里出了错?   第一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是小平——因为他常年理个很短的平头,同事和朋友都这样叫他。我们是1996年9月认识的,当时我在深南中路的新闻文化中心大厦里一家平面设计公司上班。公司经常接一些印刷单,然后转给印刷厂。公司很小,只有5个人,很多杂事都是由我操办。一般业务人员和老板接到单后,会转给我这个“常务值班代表”,我再通知印刷厂的业务主管来接单。而印刷厂负责跟我们联系的人就是小平。   办公室里经常只剩下我一人,小平来接收业务的时候,通常都会坐一会儿。我会给他倒杯茶,他总是憨憨地表现出很感谢的样子。多次接触后,我对他有了好感。 阅读全文 ​    展开全文
  • 四十岁男人的疑惑:为什么妻子频频出轨?
      吃饭可以凑合,但是婚姻不能凑合。故事中的男主是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人,但是看起来生活早已经把他磨得没有了棱角。他说回忆起自己的前二十年觉得就像一场噩梦一样,一下就飘过了,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和一次女友的背叛,他对感情真的畏惧了。   初恋惨淡收场,我从此变得消沉   20岁那年,家人托关系把我塞进宜昌一家大型工厂当合同工。进厂不久,我就认识了一个叫小芬的女孩子。记忆中,她有一双大眼睛,总是扑闪扑闪的。我对她几乎是一见钟情,从认识她那天起,就成天围在她身边殷勤地嘘寒问暖。追了小芬近一年,她答应了做我女朋友。   这是我的初恋,所以我对这段感情几乎是倾尽了全力。为了讨好小芬,我借钱买了辆自行车,每天骑着车子接送她上下班。有一阵子,厂里的女同志都很流行穿半截裙,我也想给小芬买一条,就吃了整整一个月的馒头榨菜,才终于凑够了钱。当然,我在付出的同时也得到了很多。由于我是外地人,平时一日三餐基本上都在厂食堂解决,小芬见食堂伙食不好,就经常偷偷从家里带可口的饭菜给我吃。每隔一段时间,她还帮我打扫宿舍,清洗衣服、被褥。记得有一次,我打篮球时不慎扭了脚,小芬连续十多天都吃力地扶着我到医务室扎针灸、拔火    展开全文

正在加载,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