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01

#給愛麗絲的奇蹟#-觀賞手記-賀霆宇(1-6)part 1

面對工作他精益求精得幾近偏執,強勢地主宰著凱達格蘭樂團和屬於他的舞臺,甚至對自己助理的要求也格外嚴格,但工作以外的他?

#給愛麗絲的奇蹟#-觀賞手記-賀霆宇(1-6)part 1

【Angoscioso】
愛到痛時,也就麻木不痛了。一個人生來、一個人等待、一個人離去, 至少學著習慣孤寂、就可以不那麼渴望擁有。
 
Angoscioso---最痛苦的習慣,是在於身處熱鬧人群,只剩一人獨影
 

孤獨,是他的注解


幸福都是相似的完美,不幸卻千差萬別。


曾經看到一條微博,具體怎麼寫的已經忘了但大致意思是說珍貴的東西都是免費的;用在賀霆宇身上在我看來很是貼切。從小生活條件優渥的他不曾也不會羡慕其他人的物質條件,卻會羡慕別人擁有父母朋友。沒有爸爸,媽媽對他的要求嚴格,他禮貌體貼也拉得一手動聽的小提琴,換做任何一個母親都會驕傲自己有一個這樣優秀出眾的孩子。母親的嚴格是出於對他的保護和愛,只是這樣的感情表達對於十幾歲的孩子有點太不近人情也太殘忍。為數不多的愉快回憶只剩下和母親在家合奏這一段還清晰,自己拼命努力想博得母親贊許和鼓勵。而母親說的要求雖有不希望子憑母貴的意味,卻也添加了冰冷世俗的虛榮,首獎是經紀人開出的條件,但是如果僅僅只是作為一個母親,和自己合奏的前提又是什麽?合奏一定要在舞臺上?到底是對孩子前途的規劃重要,還是孩子的健康快樂重要?表達感情有很多種方式,賀曼衣選擇的方式無疑是隱晦壓抑的,她對賀霆宇的關心藏在對他的規劃里,藏在對他嚴格要求和期待里,藏在臨行前為賀霆宇整理衣服這樣的小動作里;相比之下Lisa的表達更直接,也許Lisa對賀霆宇的關心開導安撫真的就如Lisa自己所說的那樣,是幫爸爸媽媽陪孩子;而這樣直接的溫暖,恰恰是賀霆宇最想得到的(我想像中,母親的樣子這句戳中淚點!)。Lisa的關心像是黑白畫面里出現的奪目彩虹,讓這個缺少母愛關懷的孩子無法移開視線,對Lisa表現出如同孩童般的依賴。


在第一、二樂章里甚至第三樂章開頭,都有穿插著首席零星回憶的片段,模糊不清,採訪時的一句“那一年,我死了”戳中很多人淚點也勾起好奇,是什麽讓這個事業有成的凱達格蘭樂團小提琴首席哀莫大於心死?又爲什麽他找不到拉琴的目的?演奏對於他只是工作、責任,不帶任何感情,甚至需要催眠自己對演奏投入感情讓樂曲演繹不那麼空洞。是他壓抑著自己的感情還是真的已經麻木?第一樂章結尾,窗外是萬家燈火,賀霆宇獨自坐在鋼琴前對著反光的自己猛灌威士忌,腦海里迴響著自己說的“我並不需要知道我爲什麽拉琴,這就是我的答案;至於快不快樂,並不重要”。偌大的房子只有自己和自己對影成雙,黑色為主調的畫面透著壓抑和落寞。他的內心像黑洞一樣神秘未知,可他又像一隻刺猬,渾身的尖利只爲保護自己的柔軟不被傷害的同時也拒絕了別人關心他的可能。


#給愛麗絲的奇蹟#-觀賞手記-賀霆宇(1-6)part 1


第二樂章,看到聖子找到Lisa說自己是她女兒,鏡頭帶到首席的表情,那一瞬間,“媽媽”這個詞觸動了他記憶的開關。所以他開車去了17歲時經常練琴的那顆樹下,母親在回憶里說“你來陪媽咪啊?不要離開,寶貝”。這棵樹,對賀霆宇來說是個很重要的轉折。他17歲因為壓力太大來這裡練琴,因為離家練琴遇到Lisa,也因為Lisa的關心,找到能讓自己放鬆、覺得舒服的“家”,但這個“家”也讓他付出了無比慘痛的代價。那個“此生影響他最大的決定”,就是賀霆宇小小“任性”地沒聽媽媽的話去參加國際小提琴大賽。不知道賀霆宇心裡對這個唯一一次任性有沒有後悔愧疚。因為這小小的要求,讓他擁有的僅剩的母愛都消失在醫院冰冷的走廊里,賀曼衣規劃的母子合奏、歐洲巡演變成了永遠的不可能。母親情緒奔潰雖早有徵兆但這件事是導火索,母親的過世造就了之後賀霆宇行為上的偏執,也在他心裡留下了一個感情黑洞,仿佛失去了所有情感,沒有什麽事情對他來說是重要的,找不到演奏的目的,形同木偶。


期望越大越容易失望,賀曼衣生活里除了自己的事業,剩下的就只有賀霆宇,所以她給他最好的物質條件(賀霆宇說海鷗比自己性命還重要,除了海鷗自身是把古琴價值不菲外,是不是也是媽媽送給他的禮物?),給他規劃了未來的路,對他要求嚴苛到幾乎殘忍。她是舞臺上的女王,聚光燈下的繆斯,不允許自己有任何瑕疵,對完美有著偏執的堅持(賀霆宇的偏執遺傳自老媽啊><),所以賀霆宇父親的離開(從後面她懷疑Lisa和賀霆宇關係那一點來看,似乎是賀霆宇父親背叛了賀曼衣)是她人生履歷表上無法抹去的污點。賀曼衣至於賀霆宇,有保護栽培也有依賴;賀霆宇之於賀曼衣,既是兒子也是幻想中的情人——賀霆宇為自己做的決定在她看來卻是忤逆,可見她的佔有欲是有多強烈!只是她不知道,愛也會變成讓人窒息的壓力;像沙子,抓得越緊,流失得越快;越在意,反而越容易失去。


療養院里的賀曼衣時而把賀霆宇當成自己的孩子,時而又像對情人一樣像他撒嬌,難怪清醒的賀霆宇會說不知道她到底記不記得自己。賀曼衣即使已經精神崩潰,她依然是關心賀霆宇的,只是她最關心的,是她為賀霆宇規劃的人生。如果從一個母親的角度看,這個出發點無可厚非。賀霆宇說他不知道除了拉琴還能做什麽,所以賀曼衣真正關心的其實不是他拉琴好不好,而是如果她某一天不在賀霆宇身邊了,他有沒有能力獨自活在這個人心險惡利益交織的世界。她留給賀霆宇的遺書,解讀有太多種了,甚至連賀霆宇腦海裡母親的話和畫面里出現的字都不一樣。鋼琴和拉小提琴的賀霆宇是說母子早已合奏還是讓賀霆宇永遠被禁錮在那個遺憾里,看個人理解,我個人的理解是偏向于前一種,年少的賀霆宇心裡的理解大概是後一種吧……

#給愛麗絲的奇蹟#-觀賞手記-賀霆宇(1-6)part 1


第一個關心賀霆宇過去的角色我認為并不是陳海傑,而是聖子,她也是賀霆宇親情線上的線索人物,因為她對自己母親的好奇還有她擺脫既定婚姻的謀劃,讓賀霆宇本已經塵封已久的回憶被再一次打開,本已結痂的傷口再一次被回憶鋒利地劃開。她去首席家搗蛋時有意或是無意地戳到了首席心裡的痛處,“這裡是你家還是樣品屋?”這個疑問直抵癥結——只有水和玉米片,房子里除了琴譜幾乎沒有其他東西,冷冷清清地不像是一個家;連藍蝶菲來家裡找他也誤以為他不在家,直到鋼琴發出不和諧的聲音。的確,首席懷念母親的地方甚至都不是自己的房子反而是17歲拉琴的那棵樹下,可見他心裡的那個“家”並不是自己住的地方,而是有著自己和親人回憶的地方。那句“習慣很久了”打開了首席的回憶但是卻擋住了陳海傑繼續問下去的可能。回到住處后,沉浸在自己的回憶里、孤獨無助的首席雙手抱膝坐在地上,告訴聖子別動,不希望她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首席果然像陳海傑說的那樣很ㄍ一ㄥ);也是因為聖子的詢問,引出了賀霆宇17歲時認識Lisa的橋段。這裡的互動,也讓聖子和首席兩個角色從一開始互不相讓的對立關係因為相似的經歷,變成了對彼此的理解同情。

 

#給愛麗絲的奇蹟#-觀賞手記-賀霆宇(1-6)part 1
【Giusto】
對人性失溫的現代,沒有人愛我們,好像也就就失去愛自己的本能…
如果可以,希望能找到對的那個人,而不僅僅在寂寞的時候,相互慰藉取暖而已。

【Giusto】---愛情的溫度,需要適當且恆溫,否則也是白走一遭徒增感傷。

 -----------------------------------------------------------------------------------------------------

 

#給愛麗絲的奇蹟#-觀賞手記-賀霆宇(1-6)part 1

第三樂章的一句“有時候能哭還真是幸福”直接呼應到了第六樂章的“從那時候起,我的眼淚就再沒掉下來過”,因為自己感情麻木,所以羡慕陳海傑的真性情。這一集比較側重友情的發展,如果和陳海傑一起騎車是棋逢對手、英雄惜英雄的話,藍蝶菲生日會上許願的那一段則是襯托了首席的孤單。看著藍蝶菲的朋友為她慶祝生日,看她許願,一直坐在位子上的首席其實心裡是在羡慕的吧?從小一直練琴,被拿來獻寶,10歲開始每年都有獲獎或是發表,賀霆宇的童年似乎全用在了練琴上,沒有朋友甚至生日都要演奏(生日的那一場演奏曲目是《憶懷念之地》,是不是小提琴比賽?),除了大人們冠冕堂皇的社交他看不到純粹的友誼,因為這樣的經歷讓他直接脫口而出“我討厭派對”。原本一個讓人愉快的詞,在他印象里被硬生生地貼上無聊虛偽這樣的貶義標籤。相比陳海傑的活絡,舞臺上氣場強大的首席反而安靜沉默,坐在角落喝著威士忌看著周圍的人開心,他的世界好像和這一群人離得很遠。這一動一靜,相互襯托;陳海傑丟pass牌給他,大概也有提醒大家首席存在的意思吧。派對結束后一個講著胡話一個若有所思,也像對方的鏡子一般,一個為情而醉,另一個為自己的迷茫清醒著。


此外關於生日這一題,17歲時母親在自己生日那天自殺,狠心地丟下他一個人,從那時起,自己的生日就是母親的忌日(自己有長輩是這樣的情況但因為沒有對母親的記憶所以比賀霆宇的情況好很多,但那天從來都只有祭祀沒有慶祝T^T),賀霆宇應該絕對不想別人知道自己生日吧?每一次生日都會把這段不愉快的回憶翻出來,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再一次被劃得鮮血淋漓,這種痛一次就夠,他不想也不希望一直重複。


因為陳海傑的陽光開朗,藍蝶菲的天真善良,讓賀霆宇對本來被自己定義為虛偽無聊相互利用的人際關係開始有了新的認知。第二集,練團后的一句“只好被迫跟新朋友認識”,雖然明著說的是小提琴,但也暗示賀霆宇的人際關係狀態——認識新朋友這個舉動都是被動的,可見平時他都是獨來獨往,也難怪藍語書會訝異首席和陳海傑一起去騎車還來參加自己妹妹的生日趴。雖然第三集側重發展友情這一部份,但已經有了首席和藍蝶菲之間愛情的萌芽——腹黑卻貼心的生日禮物(不得不說賀霆宇心機很重有木有!看到陳海傑的求情還有邀請,看到他買禮物大概猜到了是藍蝶菲的生日卻對陳海傑說你喜歡的她一定會喜歡,自己送的是小助理盼望好久卻買不下手的古典音樂套集,不僅是生日禮物也化解了工作上的矛盾)、生日趴上擁抱后的害羞和不知所措、眼神遊移手上小動作不斷;公車站略帶醋味的提醒和最後用特別助理這個理由邀小助理一起去日本都在提示著首席的心動。


第四和第五樂章的相關整理因為之前就已經寫過就不在此贅述了,有興趣可以訪問

http://qing.weibo.com/1890063114/70a8130a33001hm3.html(第四樂章音樂筆記)

http://qing.weibo.com/1890063114/70a8130a33001kqz.html(第五樂章音樂筆記)


 

#給愛麗絲的奇蹟#-觀賞手記-賀霆宇(1-6)part 1
【Cantabile】
在這個世界上,男人最珍貴的財產該是一個女人的心,就算傾當一切,也要死命擁有。
G.D.A.E的定音自由跳躍,當生命樂章只為了一個人獨奏,渴望著愛的降臨,那才是最富有的演奏。

Cantabile---在千萬聆聽者中,唯有那麼一人,是無可取代的VIP...如歌,只為那顆心。

 

 

但賀霆宇要的不是同情。藍蝶菲對於首席,一開始是粉絲,到助理再到特別助理,每一次提升都和首席有關。甄選時首席希望藍蝶菲記住她自己說過的話,是出於偶像對自己粉絲的請求也是出於對她工作的要求,希望她一直保持著對古典音樂的那份熱情;而看著自己的粉絲漸漸喜歡上陳海傑,這個佔有欲很強的傢伙開始嫉妒吃醋了。在日本看到小助理除了嘲笑自己拿不到Siren外,幾乎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陳海傑身上卻不敢大膽表白,怒其不爭,決定加入這場愛情的戰爭。只是首席的強勢用力過猛,嚇到了小助理。雖然藍蝶菲在意他作弄般的強吻,但首席在知道了那是藍蝶菲的初吻后心裡帶著一絲愧疚和抱歉。得不到她的心,但為了讓她和陳海傑一樣能站上舞臺,首席決定發掘她,教她琴,甚至為了她寫舞台劇。只是小助理眼裡滿滿的都是騎士,根本沒有首席的位置。靠在首席肩上對他說她想唱給陳海傑聽,想要陳海傑專心地看著自己;她看不到首席心痛難過的表情,也聽不到首席愛她的玻璃心碎了一地的聲音。她始終認為首席用感情勒索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推開給了她自己真心也渴望得到她真心的賀霆宇。

 

寫到這裡,我想到之前看到編劇發佈在臉書日誌里的“禁錮的靈魂自我鬆綁的過程”,這些“禁錮的靈魂”里,有首席的那一個,而首席的那一個也是桎梏最深的那一個,希望陳海傑的友情,藍蝶菲的愛情,Lisa的親情能讓他知道他所遭受的那一切并不是他所應該承載的也不該變成他心靈前行路上的枷鎖。




#給愛麗絲的奇蹟#-觀賞手記-賀霆宇(1-6)part 1


部份圖片及文案來自Facebook給愛麗絲的奇蹟官方粉絲專頁
截圖取自給愛麗絲的奇蹟電視版畫面

作者的碎碎念:
寫這個角色的特別篇很難把握,因為他身上太多面向太複雜,行文寫到這裡也只是分析了一部份,還有一部份沒有寫,也感覺第六樂章音樂筆記會寫很長很長很長,重點是我還沒開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爲什麽遇到賀霆宇我就忍不住想探究?和演員有關還是和角色有關,我自己都有點搞不清了><
雖然寫劇評,但作為觀眾,私心里希望這個角色能得到奇蹟。唯一能彌補他心里感情黑洞的,只有藍蝶菲的愛了,拜託了,一定一定一定要有一個愉快的結局呀!過程怎麼虐都沒關係但只要結局是Happy Ending;越是崎嶇,最後的美好就越是值得珍惜越是回味悠長。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这些人喜欢过

  • 雪珱
  • 孤魂野鬼S
Gabriela是玻璃心小姐
88年B型獅子女兼傲嬌貓科動物 帥鍋萌物控 完美主義強迫癥患者